Deprecated: Function get_magic_quotes_gpc()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tzltsy.com/inc/func.php on line 1610
刚刚 贾跃亭的公司又上市了!要颠覆法拉利、宾利...称新车产品力无敌!提车等1年_爱游戏下载安装-爱游戏应用下载-爱游戏娱乐
详细说明

刚刚 贾跃亭的公司又上市了!要颠覆法拉利、宾利...称新车产品力无敌!提车等1年

发布时间:2022-09-29 11:53:24

来源:爱游戏应用下载
商品说明

  作为旗下最后的核心资产,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是贾跃亭的最后一根稻草,能否东山再起就此一举。美国时间7月22日,FF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共获得约10亿美元资金;开盘后,该股股价一度拉升超过21%,随后又涨转跌,截至到记者发稿时,该股市值约44亿美元。在敲钟仪式结束后,FF宣布向河南慈善总会捐赠100万元,用于抗涝抢险与灾后重建。

  2019年11月,FF 91发布“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极致科技奢华的FF 91重新定义未来出行;

  特别的贾跃亭,特别的出场方式,与FF全球CEO毕福康一同驾驶FF 91前往纳斯达克交易所,高调将自家新车展示出来营销。特斯拉并不是FF拟定的竞争对手,通往交易所的路上,贾跃亭反复强调,阶段性目标是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曙光就在眼前,贾老板或许“造车梦”真的将成?继续推进FF,重启人生的贾跃亭,若归来,还是曾经那个生态化反的窒息“少年”?那么,不再需要车钥匙的贾跃亭,又是否能够找到逆转翻身的钥匙呢?

  我们见过太多的老赖,见过太多的跑路,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销声匿迹”,但被社会舆论口诛笔伐的“贾跃亭式老赖”却长期活跃在社会舆情之中。

  对于贾跃亭和债权人来说,7月22日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这是承载着他们未来实现梦想和能否履约还钱的“绝命希望”;对于贾布斯的“铁粉”来讲,贾跃亭就是励志标杆,他们或许又看到了偶像绝地反击的雄威;对绝大多数的吃瓜群众而言,贾跃亭的江湖故事还将继续,可以继续为大伙贡献各种段子。

  今年1月, FF就和特殊目的上市公司PSAC合并达成最终协议,合并完成后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 FFIE”。

  4月5日,FF在美国证监会正式提交S-4上市文件,文件对FF的财务状况、持股比例以及新车上市时间都进行了披露。文件显示,此次对FF的估值为每股12.2美元,总计34.28亿美元(约人民币230亿元)。

  股东方面,FF原有股东以及债权人(通过债转股)将在交易后持有公司股权比例达66%;FF创始人贾跃亭并不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而将其个人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让债权人成为FF的股东。同时,文件披露了FF的供应商信托和债转股模式,多家核心供应商通过FF独有的供应商信托持股计划将债权转变为股权。

  财务方面,在2019年和2020年,FF的研发成本分别为2828万美元和2019万美元,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530万美元及367万美元,净亏损1.4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亿)及1.47亿美元(约人民币9.5亿元)。

  FF全球CEO毕福康表示,I代表Intelligent(智能) and Internet(互联网),E代表Ecosystem(生态系统) and Electric(电动),FF不仅是电动车公司,还是一家互联网高科技公司,AI产品公司,软件公司和用户生态公司,这准确表达了FF的定位和真实价值。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此次FF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共计融资超过10亿美元。这笔资金对FF至关重要,这为FF 91 Futurist的按时高品质量产交付,后续产品的开发,持续打造最具竞争优势的产品力,提供了充足资金和融资平台。此外,FF上市之后,将实现贾跃亭债权人信托的真实价值,为最大化债权人利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2021年以来,FF已对高管层进行了密集调整布局,欲加快在中国区落地。3月17日,挖来了前奇瑞捷豹路虎执行副总裁出任FF中国区CEO,并向FF全球CEO毕福康直接汇报。3月31日,FF还曾宣布,在与PSAC之间的合并交易完成后,将任命新的九名董事会成员。其中,董事会成员包括FF全球首席执行官毕福康、现任FF董事会成员BrianKrolicki、MatthiasAydt、ChristineHarada、刘辉、SueSwenson、JordanVogel、ScottVogel和叶青。

  但值得注意的是,作为FF创始人的贾跃亭却并未出现在未来董事会中,那么贾跃亭又将在FF中扮演什么角色?

  针对上述疑问,FF方面相关人士对e公司记者表示,贾跃亭将作为FF的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及用户生态系统官(CPUO),将负责监督产品创新和策略与定义、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用户获取和用户体验。贾跃亭和FF全球CEO毕福康将同时向新的FF董事会汇报,两人有各自直接分管的领域,这种分工非常类似于Google的“创始人+CEO”模式,非常适合类似于Google这样的高科技创新型企业。

  尽管“远赴美国、下周回国”还余音绕耳,尽管“PPT造车”早已沦为吃瓜群众调侃素材,但贾跃亭还是一直对外宣称“坚持要还债、补偿股民”。此前,“贾式还债”或许是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不过没多少人能够预料到,贾跃亭过了今天或许真的有了还债的资本。

  “登录纳斯达克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是值得庆祝的,但我却倍感压力。”FF创始人兼CPUO贾跃亭表示,“ 拥有无敌产品力的FF 91 Futurist是目前全球唯一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领先整个行业的车型,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要把这款车按时高品质地交付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尽快达成全球塔尖用户市场行业第一的目标,并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同时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领军企业之一,这是所有Futurist Alliance的共同使命。 ”

  上市当日,毕福康还宣布了全新的FF 91 Futurist预订政策,其中首次公布的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全球限量300台,优先预订金额为5万人民币,选定的受邀用户会获得预订资格。首批受邀车主将获得三种用户特权:Futurist Alliance会员,塔尖俱乐部会员,以及下一代产品升级计划的专属特权。此外,我们也推出了FF 91 Futurist版本,优先预订金额为2万人民币。

  据悉,FF 91 Futurist拥有行业领先的1050匹马力,业内最大的搭载浸没式液态电池冷却技术的130千瓦时电池组,百公里加速仅需不到2.4秒,以及2017年全球首发的三电机电动矢量扭矩,后轮双电机独立控制及后轮转向。同时,FF 91 Futurist拥有超级移动AP实现光速互联网连接,副驾流媒体视频显示技术,后排智能互联网系统,车内视频会议系统、智能无缝进入技术,FFID 人脸识别技术,多指盲控技术,拥有行业内最大150度仰角的零重力座椅。

  在数月前,FF已经全面启动了FF 91 Futurist量产交付的倒计时工作,通过供应商信托项目获得了过百家核心供应商股东的大力支持,汉福德工厂的生产准备工作已经展开,包括用户获取、用户运营、用户服务等业务在内的用户生态体系也已进入高速运转阶段。

  随着IPO的完成,FF 91未来主义者版的量产交付将从生产制造、供应链、用户生态等维度全方位进入冲刺阶段。贾跃亭表示,“FF91将在未来一年左右开始交付,自己将全力准备交付事宜。”

  在7月22日的交易中,来自港股的恒大汽车(HK00708)一改往日颓势,一路高开高走,盘中涨幅一度超过31%;最终,该股收盘时涨幅达到20.30%,股价由13.2港元/股推高至15.88港元/股。

  从恒大自身来看,目前并没披露新的利好消息,而股价大涨的背后,或许更多的是受到FF即将挂牌纳斯达克的刺激,恒大汽车作为财务投资者现仍持有FF20%股份。

  恒大与FF的“未了情缘”还要追溯到2018年,当年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恒大汽车前身)发布公告,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按照时颖公司2017年11月30日与FF原股东签订的协议,时颖公司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Smart King45%股份。这20亿美元分三期支付,即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Smart King系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设立时间是2017年11月底。香港时颖公司拥有合资公司45%股权,FF原股东以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33%股权,剩余22%股权作为预留激励员工。Smart King拥有贾跃亭所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美国)以及Faraday Future(香港)100%股权。

  但仅仅两三个月之后,许家印与贾跃亭,这对7月份还在一起体验新车、谈笑风生的“好朋友”,合作关系瞬间破裂。2018年,FF花完了首批8亿美元投资,恒大拒绝继续支付余额,双方在合作过程中出现分歧。彼时,双方核心问题就在于FF的控制权上,贾跃亭希望引入的只是一个财务投资者,而恒大掌门人许家印则希望借FF的平台切入新能源汽车造车领域。

  2018年,恒大与FF一度对簿公堂仲裁,最终在当年最后一天达成和解,分手快乐!恒大健康和FF同时发布公告,表示双方已达成重组协议,正式确认了FF中国分家方案,双方还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

  具体来看,根据和解协议,FF将会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设备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包括莫干山项目、技术、专利、原有团队、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而广州南沙工厂则划归恒大。

  在内部邮件中,FF再次感谢了投资方恒大在过去的一年中对FF的帮助和支持,FF中国将把南沙工厂的厂房和土地移交给恒大健康。相对应的是,恒大将会把全部专利、设备、商标和原有团队归还FF。FF为把南沙项目顺利移交给恒大健康,会把持有南沙相关资产的FF香港移交给恒大健康,但是FF香港的名字将会变更,FF或者Faraday Future的字样不能用于FF香港的新名称。

  2018年12月31日,恒大健康公告协议指出,恒大先期投入的8亿美元将转为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而FF香港持有FF在中国的所有资产,包括FF中国和恒拉第等相关公司。对于贾跃亭而言,他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第一年内行使价为6亿美元,第二年到第五年行使价分别为7亿美元、8亿美元、9.2亿美元、10.5亿美元。

  今年1月份,据多家媒体报道,珠海市相关部门正与FF洽谈融资及落地合作,在FF最新一轮融资中,珠海市国资将向FF投资20亿元。目前,珠海市方面已经在投资后就生产基地的建设等加紧进行各项前期的准备工作,在春节后,各方的合作速度会进一步加快,未来会以合资公司形式落地。

  为验证传闻真实性,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致电珠海市国资委,其办公室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不清楚这件事,不负责具体项目,有问题可咨询吉利和FF。这件事即使有,也肯定也是少数人才知道,至少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请以企业和我们后续公告为准,目前没有什么可以披露的。

  犹抱琵琶半遮面?尽管各方均未明确披露详情,但外界舆论均将珠海国资列为最具可能性的投资方,对贾跃亭和FF而言,若有政府的“背书”至关重要。

  不过,从另一个侧面来看,FF和珠海的确有一层联系。据天眼查显示,2020年12月14日,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为2.5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经营范围包含: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新能源汽车生产测试设备销售;汽车零部件研发;汽车租赁;汽车新车销售、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开发等。进一步来看,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由贾跃亭旗下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贾晨涛任职执行董事兼经理,而他还担任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监事一职。

  就在FF即将挂牌上市之际,7月22日,有媒体报道称,FF于7月15日曾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原定出资1.75亿美元的基石投资人将不会入股FF。该投资人为“某一线城市”,多方确认该城市即为珠海市。此前市场流传消息称,珠海市国资委统筹市属国资企业格力集团和华发集团投资FF,但双方只是接触沟通,没有实际行动。

  不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FF该轮PIPE融资所有资金已经全部交割,该人士对相关媒体只报道一半事实表示困惑,建议将公告全部核心信息进行披露。7月15日,PSAC公告显示,原定投资FF的中国一线城市因故导致无法完成此次投资,其拥有的投资额度目前已转让给相关投资机构。新的相关投资机构已完成了投资协议签订,并已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打款。不过,因故导致退出此次投资的该一线城市表示,将在FF完成上市后与其在中国的落地展开深度合作。

  2019年“双十一”购物狂欢那天,沉寂许久的贾跃亭终于发声,首次正面致歉百余名债权人,承认失败责任。

  “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是我下一阶段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贾跃亭认为,“活着是一种责任,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活着你的故事就没有结束,就能还债、就能回国、就能把FF做成、就能实现梦想。”

  彼时,贾跃亭表示,他将在今后的几年内为全体债权人打工,希望债权人能给他这个机会,允许他用行动兑现今天的承诺。“过去这几年的坚守和拯救是刻骨铭心的,隔海遥望北京但却咫尺天涯的日子更是无比煎熬。”贾跃亭说:“但有了尽责到底的希望,感恩众多债权人们的支持和信赖,终于看到了回家的路。”

  2020年7月2日,贾跃亭发布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公开信,“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必须要给大家有个交代,绝不会当逃兵。”

  在信中,贾跃亭保持着一贯高标准的文案能力,言辞恳切地表达了对因乐视网退市而蒙受损失的股民的歉意,对以往投资人的感恩,并阐述了自己对乐视网股民、债权人、投资人以及FF全体员工的承诺。贾跃亭表示,将以FF创始人、合伙人和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的身份与全体合伙人一起把FF做成。

  作为乐视生态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贾跃亭背负着超级巨额的债务负担,这也是阻碍其回国的最主要原因,“下周回国”暂时也成为一种奢望。

  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指出,贾跃亭已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这将成为解决贾跃亭个人余下债务并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方案。

  在与债权人进行了多轮沟通谈判之后,贾跃亭在方案中做出了巨大让步,包括不再要求在中国解除个人债务,直到债权人从信托中受偿比例达到40%,或者其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

  2020年6月26日,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波折,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终于完成,重组方案正式生效,同时债权人信托也正式设立并开始运营,贾跃亭也成为在美成功进行破产重组的第一位中国人。截至到当时,贾跃亭已替相关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约为人民币211亿元);据债务小组方面透露,贾跃亭此次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完成后,他将不再持有任何FF股权。根据该方案,将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并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全部在美国资产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法拉第未来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股权(FF)。

  从“下周回国”,到长期滞留,再到想还债回国,贾跃亭的回归之路漫长且不确定。今时今日,不管网络水军如何洗地,在还完债务之前,贾跃亭是不可能被轻易“漂白”翻身。



上一篇:被资本「催熟」的金融科技
下一篇:重新定义干衣场景!海尔年累份额407%行业第一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758-6135555
13922388747
- 售前客服
- 售后客服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